拜登基建迫在眉睫 国会恐成拦路虎

  本文选自“国际金融报”

  “根据全球咨询公司麦肯锡的估计,美国基础设施支出每增加1个百分点的GDP,将为经济增加150万个就业机会,因此乐观状态下,超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在未来十年可给美国创造超千万的就业岗位。”

  1.9万亿美元的经济救助计划落地没几天,拜登就在自己竞选总统的始发地、正向医疗保健和科技业转型的传统工业重镇匹兹堡发表演讲,宣布了总额达2.25万亿美元的基建和经济复苏计划,虽然计划的投资总量比市场之前预测的3万亿美元有所收敛,但公共财政的斥资规模依然仅弱于“罗斯福新政”时期的投资力度,拜登也由此成为仅次于罗斯福的对美国基础设施投资最慷慨的一位总统。

  分析发现,虽然拜登将基建与经济复苏计划拆成了就业和家庭两个部分,甚至演讲中直接将“基建和经济复苏计划”称为“美国就业计划”,但实际上只有少量资金用于劳动者的高级培训、中低收入家庭参加医疗保险的补贴以及带薪休假等方面,多达2/3的政府投入都对准了基础设施建设,并且从理论上看就业也离不开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因此,“基建和经济重建计划”严格意义上说就是一个基础设施重建计划,而且从传统基础设施到新型基础设施、从城市基础设施到农村基础设施、从工业基础设施到学校基础设施,拜登似乎要完成一项全域性基建再造与革命。

  交通基础设施方面,拜登既提出大力投资高铁和推动铁路系统电气化,也强调为机场改建提供双倍资金和为主要机场的项目改造提供竞争性赠款。同时指出大力发展公共交通,计划到2030年在超过10万人口的城市构建高质量的公共交通系统,并且10年内额外投入100亿美元支持低收入地区的交通项目。不仅如此,基建投资还聚焦包括内河航道、货运走廊、货运铁路、中转设施和港口等在内的货运基础设施领域,并提出把交通基建赠款项目赠款从每年18亿提高至35亿美元。另外,更换城市地下老化管道、将清洁饮用水和水基础设施投资增加一倍的内容也赫然呈现在基建投资的棋盘之中。

  清洁能源基础设施方面,基于力争2035年前实现无碳发电的目标,基建计划准备对输电线路升级和大规模储能示范项目展开重点投资,同时对400万栋商业建筑和200万户家庭住房进行节能改造以及为数百万工人提供100万个节能住房,在此基础上推动建筑行业电气化和建造净零碳联邦建筑,至2035年全美建筑存量碳足迹减少一半。不仅如此,基建计划将加大对清洁汽车的联邦政府采购强度,在将300万辆政府系统汽车全部升级换代为清洁能源汽车的同时,设定到2030年所有美国制造的新巴士都达到零排放。另外,每个州的低碳制造业不仅可以获得税收抵免的支持,还能够得到来自联邦政府的资金援助。

  制造业基础设施方面,支持“美国制造”和将制造业留在美国依然是基建计划所凸现的主要目标,特别是针对汽车业电动化与智能化趋势,基建计划不仅提出五年内在电池和储能技术方面投资50亿美元,而且强调建立一个由50万个公共充电网点组成的全国充电系统。同时,联邦政府还会向愿意试行新型充电基础设施的市镇和县提供赠款,目的是不仅要确保电池生产在国内进行,还要鼓励汽车制造商在国内建造或重组整车或零部件工厂。不仅如此,为振兴制造业,基建计划意欲将制造业扩展伙伴项目的资金提高四倍,同时联邦政府向各州提供50亿美元资金,制定鼓励小企业创业的政策。

  新型基础设施方面,根据白宫日前发布的《国家安全临时战略指导意见》,美国将建设21世纪的数字基础设施以及量子计算、生物技术等“未来高增长产业”,基建计划为此每年拿出10亿美元帮助5个城市布局智慧城市技术,并设立100亿美元的城市振兴基金,在陷入困境的城市开展创新技术项目的应用推广,同时投资200亿美元建设农村宽带基础设施,在此基础上,基建计划设立了一个400亿美元、为期10年的转型项目基金,目的是为庞大的新型基建项目提供援助。

  不能不说拜登的确看到了制约美国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短板。今年2月,得克萨斯州遭遇寒潮和暴雪,超430万户家庭断电,1400万人停水,且这场百年一遇的寒潮风暴导致近四百万人在零下十度的寒风中瑟瑟发抖,无数民众只能捡木头生火取暖,近六十多人死于一氧化碳中毒。得州停电断水的悲剧放大了美国基础设施破败脆弱的整体生态。由于大部分基础设施建成于上个世纪60年代,许多已经达到最大使用期限,如美国70%的电力变压器和输电线路已运行了25年以上,大坝的平均使用寿命为56年,城市管道沉睡了数十年也从未升级等,对此,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ASCE)发布的最新报告称,美国的基础设施总体评分是C-,即“有重大缺陷”的“平庸水平”,而且这个评分还是20年来的最高得分。同时,《全球竞争力》报告指出,目前美国基础设施建设仅在世界排名第13位。

  按照ASCE的分析,要改善美国基础设施使之达到B级,需要在未来10年投资2.6万亿美元,而且ASCE警告,如果不弥补,到2039年美国将损失10万亿美元GDP,2.4万亿美元出口。现在看来,经济重建计划所要发动的资金规模基本能够覆盖ASCE所言的基础设施投资缺口,并且不排除拜登还会再追加资金。为此,拜登已经准备通过加税来解决资金需求问题,其中,对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人征收12.4%的社会保障工资税,个人所得税税率从37%上调至39.6%,同时按39.6%的普通所得税税率对100万美元以上的长期资本利得和合格股息收入征税,并将遗产税和赠与税的免税额从每人1000万美元降至350万美元,税率从40%提高至45%。在企业税制调整方面,企业所得税税率从21%提高到28%,并对账面利润超过1亿美元的公司征收最低税,同时将美国公司海外子公司的全球无形资产最低税率从10.5%提高至21%。以上各项加税可为财政增加超3万亿美元的收入。

  基础设施投资历来是各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按照凯恩斯的货币乘数理论,政府每支出1美元可以产生1.5美元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2万亿美元基础设施平均分配到10年中,年均投资2000亿美元,每年能够为GDP的额外产出贡献约3000亿美元。因此长期看,根据美国银行的研究报告,超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最终可带来2%至9%的GDP增长。另外,根据全球咨询公司麦肯锡的估计,美国基础设施支出每增加1个百分点的GDP,将为经济增加150万个就业机会,因此乐观状态下,超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在未来十年可给美国创造超千万的就业岗位。

  但是,由于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主要通过增加税收解决,或者说加税本就是基建和经济重建计划的重要内容,而加税势必带来企业经营成本的增升,也会对私人消费动能形成一定的稀释。因此,美国税务基金会和税收政策中心的研究报告指出,加税使长期平均工资水平下降1.15%,损失54.2万个工作岗位,其中到2030年最富有的1%纳税人税后收入将因税收增加减少7.7%,所有纳税人的税后收入平均下降1.9%。受到影响,税务基金会强调,加税将使未来十年GDP下降1.62%-3.4%。若如此,拜登的基建计划在国会闯关可能不会十分顺利。

  (智通财经编辑:秦志洲)

扫二维码 立即期货开户 -->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戴明 SF006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竞彩堂平台,竞彩堂官网,竞彩堂网址,竞彩堂下载,竞彩堂app,竞彩堂开户,竞彩堂投注,竞彩堂购彩,竞彩堂注册,竞彩堂登录,竞彩堂邀请码,竞彩堂技巧,竞彩堂手机版,竞彩堂靠谱吗,竞彩堂走势图,竞彩堂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竞彩堂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